leef1.gif 文案

岑甯十三歲被接到大院,院裏小孩見她軟萌膽小,使勁欺負。

岑甯恐慌不安,隻好壯着膽子跑到言行之的面前:聽說我是你老婆,那你能給我撐腰麽?

……

長大後,岑甯離開了,因爲别人說言行之有喜歡的人了。

岑甯有點難過,但還是在臨走前跟他打了招呼:聽說我不會是你老婆了,那我能喜歡别人了麽?

時光荏苒。

言行之壓着眼前的小白兔,萬般情緒隻化爲一抹淡笑:甯甯,這麽多年白給你撐腰了嗎。

軟萌可欺的小攝影師×腹黑嚴苛的年輕軍官

 

leef2.gif 寶怪讀後感分享 :

岑寧十三歲時父親去世,母親將她帶來言家,

那個爺爺說她未婚夫所在的地方。

起初,岑寧對她未婚夫的想像溫柔的、會對她好的人,

但初次見面,言行之帶給她的只有冰冷。

言行之面對這個小未婚妻,很是不以為然,不認為她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影響,

他只要照爺爺所說的看照好她們母女兩的生活即可。

 

岑寧的相機被別人給搶走了,那是她爸爸遺留給她最後的東西,

不得已之下她只好找言行之幫忙。

然而,言行之卻反問有什麼理由可以說服他幫忙她?

「他們說,我是你,老婆。」

⋯⋯

「那你,你能給我,撐腰嗎。」

言行之不禁大笑起,問她懂什麼是老婆嗎?之後言行之答應她會幫她將相機取回。

 

接續著是岑寧上了言家為她安排的初中,而言行之讀得是隔壁的高中部。

岑寧在學習上跟不上別人,言行之便要她有問題的話就去找他。

一開始岑寧不敢打擾言行之,到後來她沈浸在言行之的溫柔中。

岑寧一直堅持著努力學習,在學業上也獲得了進步,而言行之不出所望的順利考取軍校。

而言行之臨時收到軍校通知,必須前去報到也許好久都不會回來。

岑寧急了,翹課只為回去趕上與他道別,那瞬間她似乎懂了她對言行之的情感。

 

三年後,言行之要回來了。

岑寧這些年中,從怯生生的小女孩蛻變成少女,她期待著與言行之的重逢。

言行之誤以為岑寧喜歡她的同窗,要她注意現在不是該談戀愛的時刻。

岑寧知道言行之誤以為誤會了,但她不想言行之老是將她當作小孩子般看待,

於是回了言行之幾句話,然而言行之卻更加確信她喜歡上了別人。

 

敵視岑寧的人,認為她與言行之一點都不般配,

只是寄人籬下的可憐女孩,適合言行之的人選另有他人。

岑寧知道現在的她只是一廂情願,她根本不懂言行之的想法,她只能將心意埋藏在心底。

 

在朋友的生日會上,岑寧看著因酒醉歇息的言行之,忍不住的親了言行之,

只有在此刻她才敢表示出她的心意。卻不想言行之警覺性很高,

當岑寧一踏入房就已經察覺出有人進入,更想不到岑寧竟然做出如此舉動。

他認為岑寧應該會喜歡同齡人,而他對她而言相當於長輩,不知從何時起她對他開始有了感情。

 

言行之私自加入特種部隊,理所當然的被他爺爺所反對,

言行之前途明朗何必冒著那些風險去拼搏。

於是言行之與他爺爺談事時碰巧被岑寧聽到,言行之不願被他爺爺所安排他的人生,

包括未婚妻也是他幫他找好的,他不樂意的事情誰也無法勉強他。

 

幾年過去,她再也沒見過言行之。

她有了她的大學生活要忙碌,而他也忙著報效國家出任務。

現在言行之回來了,她會試著不再喜歡上他,她會試著發現別人的好。

 

岑寧大學加入了攝影社,社內學長姐引薦她到有名的攝影公司當助理,

她不敢跟媽媽說因為魏品芳極其厭惡身為攝影師的爸爸,只好在大家面前說她是去當家教了。

沒過多久,攝影團隊就接到要幫軍人拍宣傳照的案子,好巧不巧正是言行之所在的隊伍。

而岑寧為了抓拍軍人訓練的動態,踏入了泥地卻不慎扭傷了腳,

言行之看到立馬送她去醫務室,別人甚是羨慕她有這麼個好「鄰居」。

 

岑寧負責的項目檔案突然不翼而飛,眾人皆怪罪於她,

由於她跟孟霈嫣小時候是鄰居的關係,便要她想辦法再聯絡孟霈嫣回來拍攝,

想當然身為大明星又是情敵的孟霈嫣怎麼可能會答應她。

然而,比孟霈嫣更大咖的白易卻突然出現救場,並裝得跟岑寧像是多熟的舊識一樣,

殊不知岑寧完全不認識他,更不知道他為何會來幫她

原來是言行之透過朋友得知岑寧所在的公司正是他朋友家開的,

所以就囑咐他朋友要多加照顧岑寧。

也許是岑寧的背景太硬,導致公司的人都怕得罪岑寧,

而岑寧也無法再以平常心在公司待下去,便向公司提了辭呈。

但她並不後悔言行之為她所做的一切,反而很高興他會為她這麼做。

 

而岑寧掩蓋她一直學習著攝影的事實,終究還是被她媽媽發現了,

魏品芳一氣之下將她爸爸留給她最後的相機給摔了。

岑寧簡直快瘋了,母親從小到大並未給她任何的關懷,

甚至總是對她冷嘲熱諷,這些都不打緊。

但連她唯一的夢想魏品芳都要毀壞,這是她第一次對母親產生了恨意,

所以暫時她也不想回言家面對母親。

過了幾天,岑寧回到家意外發現母親沒那麼反對她攝影的愛好,

而言行之在出任務前特地留下新型相機要陳阿姨交給岑寧,要岑寧將她爸爸的相機收好。

 

岑寧跟著攝影俱樂部的成員要到西藏取景,正巧言行之剛好正在西藏出任務。

在岑寧團隊車子發生事故時,碰上並協助他們回到住宿的地方。

接著言行之在任務途中發生了意外,腹部遭到刺傷,

岑寧放心不下言行之,於是先行離開了團隊跟著言行之的隊伍。

然而後有窮兵鍥而不捨的追殺,言行之因重傷不便移動,岑寧在危急之時潛能激發,

在車子爆炸的前一刻,柔弱的她硬是拖著言行之逃離,讓兩人都免於死亡。

也因為這趟有關生死的西藏之行,言行之徹底明白岑寧對他是不一樣的,

否則怎會有人在生死之際不顧一切的救他。

回去以後,言行之受傷不便回家休養,他便要岑寧來照顧他,

而他也藉此機會跟岑寧表白,孰不知岑寧誤以為言行之是因為她救了他才這麼說。

 

岑寧和言行之坦白當年她聽到他跟爺爺的對話,

言行之說他只是不想爺爺一直干預他的人生,並非有意要傷害她,

但他也沒有說爺爺勉強他,他就不能再憑自己的心意喜歡上她吧?

岑寧聽了整個人都懵了,原來還有這種操作。

爾後,兩人的關係終於明朗了,言行之再也忍不住想要跟岑寧親近的心思。

 

言爺爺原以為言行之跟岑寧兩人沒戲了,

所以和大家說明以後不強求兩人一定要在一起,

言行之可以追求孟霈嫣,而岑寧他可以介紹其他院裡的好男兒給她認識

卻不料言行之開誠布公的說他喜歡的是岑寧,

不用勞煩他為她找其他人選,岑寧有他來守護。

 

岑寧在國際攝影賽事上拿了銀獎,未來前途無量,

她也因此考慮是否要去美國繼續深造,但她也必須顧慮到言行之

然而她無意中聽到她最崇拜的老師,竟是害死她父親的兇手,

甚至將她父親生前最後的結晶佔為己有,躍升成為國際有名的攝影師,

她父親並非她母親口中那一事無成的人。

然而就在她要趕去和母親說明時,魏品芳卻驟然因心臟疾病逝世,

她來不及告訴魏品芳關於父親的事實,她看不到魏品芳對父親對她態度的改變。

 

岑寧決定到美國進修,卻不願借爺爺或是言行之的力,她想靠自己的力量。

言行之一語打破岑寧老是劃分他們之間的界線,不願把他們當作自家人,

這是他們之間第一次的吵架。言行之明白岑寧的糾結,他要她知道她的背後永遠有他。

 

岑寧學成歸國,她準備給言行之驚喜,沒讓人告訴言行之她要回來的消息。

她回國後接到的第一個案子就是先前她當助理時為軍人拍宣傳照

這算是每年的例行公事,只是她從助理成為了真正的攝影師。

而時光如同復刻般,她到了言行之身處的軍營拍攝,而他又如當初一樣對她說聲辛苦了。

 

之後,言行之便提交了結婚報告,待通過後就和岑寧領了證。

岑寧看到親人的小孩後,覺得特別喜歡,便跟言行之準備要孩子了,

果不其然過沒多久岑寧就懷孕了,全家人都高興極了。

岑寧從言行之身上獲得溫暖,如今她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家庭。

 

 

col23.gif 總結青梅竹馬+軍人 

內文中在言家幫忙的陳阿姨真的是神助攻,各種忙碌要岑寧去看照言行之,

像是叫他吃飯、去朋友家叫言行之回來、看言行之有沒有受傷等。

讓他們有時間單獨相處,因而促使他們之間的發展。

 

岑寧和言行之的互動並非想像中的太嚴肅或是很生硬,反而很有愛,

對話內容也滿有意思的,兩人確定關係後,相處直接把甜寵模式開到最大。

 

故事情節滿簡單的,並沒有太複雜的成分

除卻岑寧的父母戲份是較為沈重些,其他部分如情敵也只是當個點綴,

沒有太狗血的劇情。裡面也包含了些軍人文的經典成分。

如果喜歡微養成、年齡差加軍人背景的,這本算是不錯的選擇。

 

b_simple_52_0L.png

 

n-bikkuri.gif   註明:除了文案及少數內文(以顏色區隔)為複製以外,其他皆為寶怪自身的心得唷!

寶怪讀後感分享.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哞駝。寶怪 的頭像
哞駝。寶怪

哞駝寶怪。看小說

哞駝。寶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